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静的海岸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家乡梦·中国年】留在脑海深处的过年琐事 [转]  

2014-01-23 19:18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今每逢临近过年,我的脑海里就会不自觉地泛起三十年前过年的琐事。那种过年的方式,绝对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期盼,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享受,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取代的一种神圣感觉。

 

我的家乡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那里有我祖祖辈辈留下的淳朴过年民俗民风。当改革的春风吹绿了我们那里山村的每一个山头、每一块山地时,1984年,村里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我第一次吃上白面馒头,我第一次吃上南方运来的大米,最开心的事是我第一次看上了电视,而且还是日本产的25英寸大彩电,那是全村人共同拥有的一部电视机,也是改变村里人过年生活方式的重要标志。

 

年三十那天,我会约上村里的小伙伴,一起到村里的五保户、列军属家里扫地、劈柴、挑水,做力所能及的好人好事,响应当时社会和学校开展的“五讲四美三热爱”活动。如果把那时的做法翻译成现在的话说,小时候所做的这些事就是今天的志愿服务行动了。

 

大年初一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春节,天刚亮就会被一阵阵敲锣打鼓声惊醒。不用问,这是村“两委”正在挨家给“光荣人家”门口挂灯笼,钉“光荣人家”的牌子,能够有这种待遇的人家必须是革命功臣,大都是烈军属、拥军家庭。听到锣鼓声,我们那些小孩儿会睁开惺忪的睡眼,一骨碌爬起来,顾不上洗脸,迅速穿上过年的新衣,边走边系扣子地跑到锣鼓队里助阵助威去了。

 

看完锣鼓队送“光荣灯”、“光荣牌”后,小孩子们挨家到本村自家的亲戚家拜年。与其说是拜年,不如说是收压岁钱。有给一角钱的,也有给两角钱的,还有给五角钱的,一个早晨下来,怎么也能收到一两块钱。回家向父母报完账目后,这个钱就属于自己一年中的私房钱,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能动用的。

 

吃过春节早饭的饺子,我会随全村人一起挤到村集体会计室里,那里有全村唯一的一台日产25英寸大彩电。电视里正在播放1984年春节联欢会,主持人风趣幽默告诉大家鼠年来到了,一向令人讨厌粮食吃的小老鼠,在主持人的嘴里一下子变成了可爱至极的新造型,还蕴含了很多吉祥如意的意思,这真让我们开了眼界。

 

从那时起,电视节目成了村里人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先前只能从大匣收音机里听节目,主要是听刘兰芳讲的《杨家将》评书等,而电视机的出现,既能听,更能看,把《聪明的一休》、《花仙子》、《霍元甲》、《陈真》等电视剧留在脑海的深处……再后来,电视机逐渐普及了,村里有闺女出嫁的带了台12英寸上海产的“熊猫”牌黑白电视机作嫁妆。逐渐地,14英寸、16英寸等规格的彩色电视机走进了家家户户,村民不出家门坐在自家炕头上也能看春晚。

 

三十年过去了,虽然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家乡也进入了山村巨变的历史时刻,但小时候过年的情节依然在脑海中闪现,难以割舍那段乡情,难以忘却那段乡音,亘古不变的是留在脑海深处的过年琐事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